布農Tina的小米糕

一聽花蓮的夥伴說Tina(布農族語的阿嬤)要煮傳統口味的小米糕,我們就立刻拋下手邊的工作,直直奔往花蓮。來到卓樂部落的時候,Tina已經開始在家門口的庭院燒柴火,準備要料理稉小米了。

_MG_3692.JPG

上回拜訪產地,正巧碰上Tina採收小米的日子,我們一邊笨拙地幫忙,一邊詢問Tina關於稉小米的種植狀況、習俗跟禁忌,當然也問了Tina都怎麼吃稉小米。那時候就聽Tina說著如何煮,煮出來的小米糕多香多好吃。當時無緣吃到Tina親手料理的傳統口味小米糕,只能擦擦口水,盡可能地記下Tina描述的做法,想著回到台北也要煮出這樣的味道。

根據Tina的口述食譜,其實相當接近燉飯的做法,於是離開卓樂部落回到自己的廚房後,便把糯性較低、比較不容煮透的稉小米,以便利取得的平底鍋、洋蔥、起司、高湯塊,用燉飯的方式做成了稉小米燉飯。我們把這道料理跟許多朋友分享,大家也都非常喜歡。稉小米燉飯同時兼具口感跟香氣,卻不知道這道料理跟Cina做的小米糕差得有多遠。

這次來到部落,還沒吃到小米糕,就已經知道天差地遠了。

Tina在庭院角落的灶燒著柴火,鍋子是辦桌用的圓底大炒鍋,準備的煮具是一個約120公分長的大杓。Tina先是煮了一大鍋的水,接著豪邁地加入稉小米跟紅藜,讓水蓋過稉小米和紅藜,蓋上鍋蓋悶一會兒,接著再把多餘的水撈掉,開始用大杓一邊攪拌避免燒焦,一邊攪打使稉小米變得Q黏。這樣的過程看Tina做起來輕鬆,自己嘗試的時候又笨拙又吃力的。好不容易才完成了小米糕。

 攪打小米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累

攪打小米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累

Tina做的小米糕口感介於粥跟麻糬之間,氣味香甜,口感濃郁,簡單的材料卻帶來豐盛的味道和飽足感。Tina說,吃小米糕的時候,大家都會圍著大鍋子,一手拿著裝滿豆子湯的碗,一手用湯匙直接挖鍋子裡的小米糕吃。以狩獵為主要覓食活動的布農族人,大概就是這樣被蛋白質豐富的小米、紅藜以及豆子養得那麼強壯的吧!

這次完整地看到Tina怎麼做小米糕、吃到最傳統的味道,也就更加清楚我們是很難把這個味道帶回都市的。不同的生活,會有不同的炊食空間、用具、作法,也會有不同的吃飯氛圍。

然而無論是在部落或是在都市,果然還是一起吃飯最好吃了!

 


相關食譜